Stupid kid【长弧有事私聊w】

忆尘 文画戏三浅修

好脾气,是个长情的姑娘。过激卡吹。

卡米尔的眼里有海啸,可他静静的站着,没人知道

如果可以,不管谁都好,请和我说说话吧……我知道我能力不足所以放心的批评指责吧!

2018的五号,我迎来了今年的第一场雪。

所有清冷天呼出的白雾,都融化进了飞扬的学里,冬天的存在终于切切实实的印在记忆里了

晚安段子

要说为什么会对兄长产生那种感情,卡米尔觉得很简单。


人如果被遗弃在隆冬,四周都是呼啸的风雪,势必会感激春雷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莅临,撕裂那死寂的无垠。

而那般璀璨的色彩,会扎根在心底,顺着血管蔓延至全身,最后盘踞在心脏,蛮横的霸占你的身心,比清冷天里呼出的白雾更飘渺,总逼着人带着对冬日里的阳光那般近乎无望的期待,

晚安甜饼

我是句文选手。


卡米尔心里有场海啸,但他静静的站着,没人知道

成 为 彼 此 的 全 世 界

     卡米尔的日子确实是灰暗的,压抑的,乌云密布,世界轰隆隆的运转着,一块块陷落,他被迫站在角落里,那个逼厌的墙角,名字是母亲。

     可是她也崩塌了,卡米尔无法立足,开始向下坠。

     就像是人类在外投的太空垃圾。

     有人抓住了他,坠落猛的停止了,他挂在半空抬头。

他看着那个坐在角落的男孩——他的世界损坏的同样严重,也只剩下了一点点残恒。卡米尔站在那呼唤他:“大哥?”

   ...

雷鸣

11.3,祝你生日快乐。


Q:至今为止最庆幸做过最的一件事是什么?

A:我没抓住皇冠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     没      抓  ...

紧赶慢赶的花时间弄完了贺文然后再得知有人设的那个难受劲……

落泪了我已经来不及画画了

天堂鸟

角色死亡有,不吃刀太太就说一声我马上写新的!
是给星忆太太的生日礼物。老师生日快乐呀!生日要开开心心的过哦www
对不起啦我就是个破写文的,画不出画也没有多好的文字……@星忆🈲 ...


卡米尔

ooc!ooc!其实初衷是写雷卡你看的见么……

小破诗,我说破就是真的破。

大概是卡卡可以为生存低头任人凌辱,但是却绝不弯腰的那种,他应该是出淤泥而不染的人吧……啊我今天也是喜欢卡卡的卡厨


他辗转在尘土之中

浑身都是这城市的污泥

睫羽埋葬眼底腐烂敌意,不为人知

他垂下了头颅

好叩响生存的门扉

卑微的跪趴在地上

可少年的脊背却笔直

只有远观的三皇子笑着拍手

他知道

傲骨正在闪光

你说卡米尔是什么样子的呢

这么一想其实很久没有动笔了……

语c越玩,对角色的见解越来越深却不敢下笔了,我想诠释的是雷卡之间的绝对信任和吸引自己的,对方的独特,这份亲情糅合着爱,不用言语就可以传达思想的,别人不曾拥有的,独属于雷卡的默契。

卡米尔有他的傲骨,孩童的肩上担负起的那些压力的过往,到底是因为谁而变得轻松了起来呢……

雷狮的细腻以及行为中的帮亲不帮理真的是太甜了,他们真的太美好了。

如果卡米尔会和一个人相爱,那么一定是雷狮吧……

他这样的孩子,没有其他人可以用任何方法让这个孤傲的人敞开心扉了吧……

可是越是美好的事物,却不敢肆意指染了。

唉……

理智>感情

预警:ooc ooc ooc!!

很潦草很潦草!


他很早以前,就拿着枪,交给我了。

“别害怕,朝我开枪,卡米尔”

我托着枪,瞄准了大哥的胸口,却不敢扣下扳机,这或许是耳朵在作祟,是我听错了吧,枪很沉重,后座力估计不会太小,也就说明,它的杀伤力也不容小觑。

“照我说的做,这是命令。”

我的手微微颤了一下,但是还是扣下了扳机,枪口里射出水花,同时,枪的重量减轻了。

“很不错,卡米尔”

他逆着光冲我笑,眼底载满了我从未见过的星光。

大概那一刻,是他对我的认同。


“别害怕卡米尔,朝我开枪。”

他站在尸横遍野的赛场,浑身鲜红恍若修罗。

不,我害怕。

我没有扣下扳...

不必想起的事

雷卡。    安迷修走个过场.
角色死亡有      雷狮视角。
金已经黑化。

    “卡米尔。”我向着少年嘶吼,雨下的太大了,一滴一滴的砸在身上,被撕裂的伤口痛的厉害,将白色的外衣染的鲜红,地面上的积水里血液一点点晕开。

    这里已经破败不堪了,尽是一些断壁残垣,我踢了踢脚边这半死不活的人让它给我腾个地方,好叫我待会后倒还有地方躺,却无意间瞥见了他的面容——安迷修。

他整张脸都带着不满。

“卡米尔。”我又一次呼唤他,他的脸上淌着的不知是泪还是雨...

垂死病中惊坐起,开玩笑吗,回来我最喜欢的老师就生日我djsbaixvjwka
愁,来不及画画了啊啊啊啊【痛苦】

缘【柠凯柠】

   练了一把古风
好难啊好难
是柠凯柠

那一世,你为落花,我为绣女;那一世,你为清石,我为月华;那一世,我为强人,你为骏马;世间所有相遇都是久别重逢,我遇见你有三世轮回。

    时光,因为隔了一程山水,就生生被分成两岸。此岸时秋水寒烟,彼岸已是落红如雨,生生的两端,我们就站成了岸。人生得失并存,你拥有了清风,就要交还明月,正如你拥有了年华,就要交还美眷,今世的你,已经忆不起前世的宿命。

    你,我还是无法渗透宿命的玄机,我,遇见了你,你和我如此相似却又如此遥不可及。有些亲切,又似隔着些什么。“缘分”这个...